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特别策划

职业经理人再掀转会潮 跳槽准千亿房企直面三道坎

今年1-5月地产圈已发生了324起高管人事变动,平均每天有2位高管转会。

六月第一天,房企高管“转会”大戏准时上线。

6月1日,宝龙地产(01238.HK)和宝龙商业(09909.HK)公告称,陈德力获委任为宝龙地产联席总裁及宝龙商业行政总裁。同天,彰泰集团迎来新掌舵人——原蓝光集团总裁张巧龙履新彰泰集团董事长兼总裁。

在此之前,今年1-5月地产圈已发生了324起高管人事变动,平均每天有2位高管转会。

房企生态正在重构,疫情又收窄了创业空间,那些伸展空间更大、求贤若渴的准千亿房企于是成为了职业经理人的聚集地。

而华丽转会的背后,职业经理人也必须直面三大矛盾:职业经理人与创始人之间的磨合与博弈、行业下行周期与效益诉求、组织变革与家族治理的问题。

明星经理人的荣光与尴尬

今年的房企转会潮,多了明星职业经理人的身影。

原华夏幸福基业孔雀城住宅集团总裁傅明磊、原新城控股联席主裁陈德力、原中南置地董事长陈凯、原恒大集团副总裁许晓军、融信中国前首席营销官张文龙等明星经理人的离职动态,均引起业内广泛关注。

这些职业经理人身上,都带着“虎将”、“开山之臣”、“全国化旗手”的标签。

以陈凯为例,其曾先后就职于华润置地、龙湖地产、阳光城、中南置地等规模房企。在阳光城担任总裁期间(2012年-2015年),陈凯带领阳光城实现三年内十倍的业绩增长。辞别阳光城加盟中南置地后,陈凯亦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将500亿量级的中南置地带到2000亿关口,跻身前20强。陈凯在任期间,中南置地总部由南通迁上海,并将华东地区作为重要的战略地区。

如果说陈凯是阳光城和中南置地快速发展的灵魂人物,那么陈德力则是新城商业的“开山之臣”。

在加入新城之前,陈德力曾在万达、凯德等商业标杆企业任职。2016年陈德力加盟新城控股时,吾悦广场同年开业数量仅有5座。在陈德力掌舵下,新城商业开启快速扩张模式。截至2020年3月底,新城控股已在全国布局124座吾悦广场。

而在助力创始人打下江山,带领企业迈进新阶段后,职业经理人的困境也随之而来。二代上位、组织架构调整和业绩压力,都将职业经理人推向尴尬的局面。

2017年,陈凯从中南集团掌门陈锦石之女陈昱含手中接过中南集团董事长一职。彼时,“去家族化”是中南置地的首要任务之一。陈凯入场后,为中南置地引入大量职业经理人,重新梳理组织架构。2020年,“羽翼丰满”后的陈昱含再次接棒董事长之位,重掌中南置地,陈凯“功成身退”。

除了“后浪”上位之外,职业经理人还面临着组织架构调整带来的动荡。今年以来,碧桂园、中国恒大、阳光城、融创等企业都在进行组织架构调整,优化人才结构。

一名Top 20闽系房企人力资源总监对锋面News表示,房地产市场整体下行,“黑马”房企在经过前几年的高速发展后也必然会面临盘整、正在变得换血。现在房企更务实、更注重利润,以结果为导向的趋势也愈加明显,职业经理人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另一方面,随着公司发展,职业经理人与老板之间在理念上缺乏契合度,磨合困难,导致越来越多元老离开。

扎堆“准千亿”房企

在规模房企里进退两难,“下沉”至准千亿房企,是明星职业经理人的主流选择。

从金科股份跳槽至领地集团任助理总裁兼品牌总经理的姚科对锋面News表示:“选择战略上有未来、全力跨越发展的平台,且适合自己职业生涯规划的,或许是诸多职业经理人的首选。”

与姚科的选择相似,傅明磊、陈凯、张巧龙等职业经理人,最终的去向分别是龙光、新力、彰泰等有明确规模需求的“准千亿”房企。

明星经理人流向准千亿房企,在业内看来是双向选择的结果。从房企的角度看,冲击千亿需要更高阶的能量助力,走出本地的舒适区更需要有经验的“前浪”带路。粤系房企龙光、广西龙头彰泰、江西icon新力,均提出“深耕本土、走向全国”的诉求,曾经在规模型房企开疆拓土的职业经理人,自然成为此类房企的最佳选择。

明源地产研究院存量地产首席研究员艾振强在接受锋面News采访时表示,职业经理人从千亿房企流向准千亿房企的原因主要有2个:

首先,对于千亿房企来说,在体系搭建完成并趋于成熟,以及“二代”成长起来之后,职业经理人的个人价值减小,到准千亿房企可以有更大的施展空间,创造价值所得也并不会比在千亿房企少。

其次,留给房企冲规模的时间窗口已经不多,准千亿房企距离千亿只差临门一脚,但这一脚十分关键。现在都是“高手”较量,行业容错率已大大降低,走不好很容易跌倒,因此这些准千亿房企对人才十分渴求。操盘过千亿房企的职业经理人,熟悉各种“套路”,正是准千亿房企需要的人才。

事实上,准千亿房企也早已将搭建千亿房企的组织架构提上了日程。

以龙光为例,2019年下半年以来,龙光先后吸引了原融信中国执行总裁吴剑、原鑫苑集团总裁田文智和原华夏幸福基业孔雀城住宅集团总裁傅明磊等明星高管入职。

刚刚上市的新力,高频的人事变动下难掩变革野心。在陈凯履职后,又先后将原青特置业总裁汤义龙、原祥生地产运营副总裁白皓纳入麾下,全新的高管团队初步搭建形成。

而明星经纪人给房企带来的效果也可以说是立竿见影,官宣之日资本市场应声而涨的现象时有发生。比如陈凯入职新力当天,新力股价收盘上涨3.21%。陈德力加盟之后,宝龙地产股价一度涨幅逾6%,宝龙商业涨超8%。

新战场的三道坎

职业经理人从体系成熟的房企跳槽到中小房企,常伴随着“水土不服”的症状。

原华夏幸福副总裁张晋元入职不足一年便辞职、从龙湖走出来的袁春在加入鸿坤集团两年后选择转身离开、“地产圈最年轻”的职业经理人佘润廷则是刚坐暖新力一把手之位时便离席。

业绩压力,被视为职业经理人离场的主要原因。增速明显放缓的2020年,效益矛盾愈发凸显。

亿翰智库数据显示,典型房企前4月销售业绩目标完成率多不及往年,且目标完成率在20%上下,明显低于2018年和2019年同期。

尽管如此,房企设定的目标却有增无减。张巧龙的新东家彰泰集团,目标是跻身全国30强,但其2019年销售额仅为292亿元,同年TOP 30的门槛为1131亿元。

提出千亿愿景的领地集团,2019年的销售额仅为247亿元,千亿之路道阻且漫长。以速度著称的新力控股,今年前4月销售额为234亿元,仅完成全年目标的21.3%。

如今,年度进度条将近一半,如何在剩下的时间里实现业绩目标,是这些刚转会到准千亿房企的职业经理人共同的课题。

此外,艾振强亦认为,除了业绩压力之外,职业经理人“转会”至准千亿房企还面临着三道难题。

一是在公司治理方面,中小房企组织架构体系不成熟,很多是家族企业,大多数高管是跟老板一起创业的元老及创始人家族成员,职业经理人入场后很容易产生碰撞和冲突。如果创始人缺乏足够的决定和魄力推动实质性变革,放权力度不够,职业经理人施展的空间就会大大受限。

二是从经营角度上看,部分创始人急功近利,希望明星经理人入职后一年甚至几个月内便能实现业绩大涨,在市场平稳期甚至是下行周期,单凭职业经理人的力量很难做到。

三是职业经理人还面临着自身能力的挑战。在上行周期,大平台聚集着优质资源,再加上行业带动,比较容易做出成绩,也容易让人觉得是自己个人的能力强。现在市场横盘期,新平台的资源又不如从前,对职业经理人的个人能力挑战非常大。

他表示,随着行业运营越发精细化以及人均效能的不断提升,未来几年地产人将面临需求过剩的问题,现有的地产人中大约2/3需要重新择业,建议职业经理人抓住开发商转型的契机,提升复合能力,增加职场筹码。

文/刘婷

编辑/仰镜伊

图/图虫创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