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与美酒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亲爱的会员,您的账户近期在多台设备上异常登录。您的账户仅限您本人使用,如不是您本人操作,可能您的账号已泄漏。请您尽快进行如下操作:
为了保护您的利益,我们已经暂时锁定您的订阅账户,如有疑问,请联系客服。
亲爱的会员,您的账号近期在多台设备上频繁异常登录。您的账户仅限您本人使用。为了保证您的利益,该账户已被暂时锁定。您可以:

迎春一顿茶

张璐诗:在异国他乡品尝新春主题下午茶,一面体会着融合创意带来的新奇,一面又不自觉地在细节里寻觅纯正地道的年味。

英格兰北方有庄园,麻婆豆腐混茄子

张璐诗:我十分好奇,究竟是谁的手笔和眼界,不光翻修了主楼、加建了新楼,还请来出身中国云南的女厨师Shane Zhao主理其中一家亚洲餐厅。

一款酒标背后的艺术脑洞与生态思考

宋佩芬:以大师级设计为传统的酒庄木桐堡推出最新年份酒标,《木桐的太阳虹膜》希望诠释葡萄酒与自然和时间的关系。

一家推动中国新语言料理的餐厅

苏丽雅:在料理中寻求中西结合与探索中庸之道有相似之处,难度在于既要穿梭中西,又得不偏不倚,这才最能说服中国食客的味蕾。

泡菜、栗子与鹿,伦敦秋冬滋味

张璐诗:红栗南瓜切两半,与南瓜籽、芝麻和香菜一起烤。窗外落叶一地,深秋满口生香。

吃洋葱饼喝羽毛白的时节,又悄然过去了

张冬方:洋葱一年四季都有,葡萄酒随处可见,羽毛白却不一样,它只出现在秋季的一个短暂时段里,而且每天一个口味,稍纵即逝,就像时光。

不设菜单的英国米其林餐厅,有多冒险?

张璐诗:The Latymer饭前不提供菜单,这能正中喜欢惊喜敢于“冒险”的食客胃口,但有时食客的反应也有点刺激。

欧洲首家泛太平洋酒店:亚洲味与伦敦腔

张璐诗:来自新加坡的泛太平洋酒店内随时会遇到熟悉的元素,比如中国画、兰花与南洋美食,窗外是无敌的伦敦高空景观。

一直被误解,难以被逾越的中国菜

张冬方:中国菜是一种中国人无法传达的、外国人无法企及的味蕾世界,他乡遇知己的故事,只会发生在中国胃与中国胃之间。

在谭荣辉法国乡下别墅度假记

何越:如何以西方人的思维与形式表达,令西方读者与观众读懂中国、看懂中国,融贯东西的谭荣辉先生是最懂如何说好中国故事的大师。

民国时期的月饼什么味?

张璐诗:“西施醉月”里面的食材多达17种,包括了五花肉、榄仁肉、福桔饼、大虾肉、金银润(腊肠)、叉烧等等,苏姜和玫瑰糖的甜香尤其明显。

发现蔬食之美

苏丽雅:随着更均衡、更健康的饮食意识在全球风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被植物性食物的丰富和美妙所吸引。

米其林意餐会迎合中国胃吗?

薛莉:新晋米其林二星主厨Stefano很坦率地回答“我们不会改变意式美食审美”,但会为本地客人提供“更好的体验”。他们是怎么平衡的?

我在鲁菜故乡遇见的中国顶级女大厨

扶霞•邓洛普:2019年,我前往山东,开启了一次寻访鲁菜之旅,在济南,我见到了鲁菜大师王兴兰。

如何“人道”地杀死一只大龙虾?

海沃德:其他生物的痛苦问题与其说是科学问题,不如说是道德和哲学问题。我们无从知道龙虾被以各种方法杀死时有多痛苦。

他将“很装”的精细料理拉回人世间

张璐诗:与许多西方名厨相比,卢布松风格的烹饪也许会更合“中国胃”之意,味道复杂丰富的同时,摆盘精细但也不会牺牲份量。

在“自传体餐厅”品尝伦敦名厨的记忆美食

张璐诗:Muse的菜单上渗透了私人记忆。每道菜式的创造都源自名厨Tom Aikens人生中的某段时期,菜品名包括“征服山毛榉”、“五分钟多几秒”等。

从巴黎到上海的小酒馆文化,酝酿了30年

苏丽雅:在上海这座最接近欧美生活方式的中国城市,小酒馆火爆并不稀奇。但它得以积淀成一种概念与文化,是在这两三年才逐渐形成的。

伦敦全面重启前的露天餐厅体验

张璐诗:葡萄藤架下的光影,杯盏碰撞的清脆,侍应生每次走近时只露出深色口罩,说着含混不清的话,这样的混搭有点超现实。

英国人的“野外运动”与野味传统

张璐诗:迄今英国的野鹿数量已繁殖超过2百万头,为近千年之最。谁会想到吃鹿肉还会有环保意义呢?

美食潮流:新语言料理

苏丽雅:这是一种跨越国界与挑战经典的美食体系,他们拒绝被归类为融合菜,用国际视野,当地食材,做出极端个人化的美食。

上海餐饮业的女性,难在哪?

苏丽雅:6位餐饮业女士介绍乐与痛。她们分别是主厨、经理人和创业者。女性在餐饮业的优劣势分别有哪些?

寻访果汁吧和冰沙的起源

温江涛:小店O.I.如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用自己的成长和发展,见证了加州从农业到高科技,从田园到城市化。第一杯冰沙在这里诞生,也为世界文化提供了一个小小的注脚。

与FT共进下午茶:京兆尹主厨尹浩

尹浩认为,雍和宫旁的京兆尹不是一家小众的素食餐厅,如何用中西合璧的蔬食引领绿色的生活方式,才是餐厅面临的最大挑战。